当前位置:潍坊泰基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资讯直播的时代,可能是最真实也最假的时代
直播的时代,可能是最真实也最假的时代
2022-10-08

作者:刘威麟 来源:《意林》

自从“直播”功能开始被放在知名社群网站里,就有人预言,直播即将改变人类很多事。也有人认为这预言只不过又是在吸引人注意而已,但“他”是相信的。他很相信,因为自从有直播功能以来,他每天一定要花一小时,在直播上面。这一小时,往往是在中午。

他毕竟还是学生,只有在中午,才绝对能够空出完全不受打扰的一小时搞直播。

有网友笑他,只是吃一碗“泡面”,也要直播?但他仍然很认真,一年多来,天天选一种泡面来吃。有时候他故意不吃面,给“观众朋友”一个惊喜也很有意思。总之,他的“吃面秀”很快就红了,追踪人数不断上升。

每天到了中午12点,他会架好手机,按下“开始直播”。

从那个不断攀升的观众人数,他感受到他的力量,好像是在为他自己充电,他一定要花24小时的其中一小时来充电,他仰赖着全世界窥探他的这一小时来充电。

直到有一天,他照例带着手机,中午12点,抵达了他选定的直播地点。这一天,他选了学生中心,选了一个角落的桌子;其他同学有的早就认识他,只会站得远远地偷看,不会打扰,但今天,他碰到了一个冒失鬼。

冒失鬼手叉在胸前,站在他桌子的前面,大咧咧地看着他。

他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冒失鬼。相信同学也不认识。因为冒失鬼看起来又胖又老,从外表看,好像已经毕业五年的学长。

他装作没看到冒失鬼,摆好碗筷,按下按钮,三、二、一……

荧幕显示共有200人正在观赏他的吃饭秀,这个冒失鬼却突然大叫。他被吓了一跳!直播中差点打翻碗!

“你给我起来!”冒失鬼吼。

他毕竟是直播的老手,他知道,危机就是转机,怪事就是好事。

这个冒失鬼一吼,可以让今天的直播很不一样,于是,在镜头前的他,作势望向冒失鬼,表情夸张,很大的惊讶,还渗了一点点的恐惧……他要他的观众,感受到“好奇”和一点点的“同情”。他其实才半秒就已回神,但他故意在镜头前愣了长达10秒钟,好像一直无法回神,一边瞄了一下手机荧幕,果然,现在同时观看人数开始上升了,250人、400人。

然后,他满脸无助,又是无奈,故意在镜头前大声回复这位观众镜头看不到的冒失鬼。

“先生,我本来就在这里坐好的。”他说,还指了指他的手机和手机架,暗示这位冒失鬼先生,你还没认出我是本校最知名的直播明星?你到底是从哪个外星球来的?

“你给我起来!”冒失鬼显然不领情“我刚刚就已经占了这个位子,我一直站在这桌子的旁边耶!你是故意的吗?”

他再看了这冒失鬼一眼,看到冒失鬼满脸横肉,看了就令人厌恶的样子。他突然“灵光一现”。

他按了一下手机上的按钮,将目前直播中的镜头,转成手机背后的摄影头。

这是他直播一年多以来,第一次使用手机背面的摄像镜头。

他拿掉了手机支架,直接用手抓着手机,他将镜头“对准”这冒失鬼。

“喂,不要拍我!”冒失鬼更生气了。他突然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。明确一点,是一种很“爽”的感觉。

“拍摄”这个动作,没拿刀也没拿枪,也不是向对方比中指,因此,“拍摄”的行为严格来说并不构成违法,却好像一个“武器”,让对方“很不舒服”。

“喂!喂!喂!我叫你不要拍我,你没听到吗?”冒失鬼大吼。

突然,他又有一个点子,打算让这个冒失鬼更生气一点。

“先生?”他刻意装礼貌,其实他的理智早已被一股莫名的兴奋给淹没,几乎藏不住声音里的颤抖,“您正在被我‘直播’中!”

冒失鬼更惊骇了。眼睛睁得又圆又大。他的荧幕上显示,已经有1000个人在同步观赏这一场冲突秀,是他平常“吃饭秀”的5倍以上。冒失鬼失声大吼:“你,没有经过我允许,怎么能这样?”

他双手紧紧握住手机,一只手压在另一只手上,他实在太兴奋了,正在极度克制自己发抖的手。他继续把镜头对准冒失鬼,他开始觉得,这一只手机不但是武器,而且比任何一种武器都厉害。

因为当它“瞄准”前面猎物,不必按发射,它已经“一直都在”发射中!

已经有3000人同步观赏了!赞声不断地显示在荧幕上,留言一则一则涌上,一面倒地乱骂这个冒失鬼。

冒失鬼再吼了几下,竟然自己住嘴,转身离开了,而且是快速地离开,连背影也刻意地拿了一件外套遮住。显然,直播获得了全面胜利!

这是重要的一天,从今天开始,他突然感觉到,每天一小时拍自己,把自己的时间贡献出来给公众,不够爽。更爽的,是将摄影镜头对着“其他人”。以前,每天的一小时,他很累,别人看得很愉快,现在,他一样将每天的一小时拿来愉悦自己,也愉悦别人。那是一种很直接的兴奋。

自己被愉悦,观众也被愉悦,只有一个人不高兴,那个人就是被镜头锁定的“主角”。

以前,他每天选一碗不同的面,现在,他每天选一个不同的主角。

通常他选的都是那些服务业的服务人员,大型连锁店、速食店、商场的店员。他特别喜欢对准那些他看了就不喜欢的人,往往都是和他长相、肤色或年龄“相反”的人——他专挑这些人,对准,然后打开了他神圣的手机镜头。

三、二、一……开始直播!

他甚至不必说话,只要对方察觉到这只手机,对方就会有反应了。

“不要拍了!”

“你是在拍我吗?我又没有允许!”

如果他再强调“这是直播”,对方的反应更大,而他就更兴奋。

他的同时观众数已经累积到了五千个人,每次都一面倒地一起骂眼前这个失控的服务人员。

一天一个小时,很快就“不够”了,他休学了,投入更多小时数来直播。他发现,他可以“举发”任何他眼前不爽的事,而他的双手,那一双控制着镜头方向的双手,决定了今天谁会被拍到,拍到了什么,哪一家公司的服务人员又会被网友排山倒海地乱骂。

他抓到了要领,观众人数再上升,直播同时观看人数已经超过1万人了!

照理说,应该就这样了,但,故事还没结束。

某一次直播,他对着某家速食店的员工,他照着他的“套路”走,果然,那员工很快被他激怒。他一边忍住兴奋,一边稳住手,继续拍着那位员工。

突然间,他伸手去按那个按钮。应该说,他按错了。

他本来只是想拉近镜头,拍清楚那员工脸上的青筋和嘴里的假牙,却按到了“转镜头”按钮。突然间,直播转了方向,转到了前面镜头。

前面镜头,拍到了他自己。

他一惊,竟然暂时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这段时间以来,他的直播很久没有拍到他自己。他是被荧幕里突然出现的脸,给着着实实地吓了一跳!“这是我的脸?”他喃喃自语。以前,那是一张和善且爱吃的脸。今天,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,竟是一张“狰狞”的脸。

他被自己狰狞的脸给吓住,来不及把镜头转回来,也让他的1万名观众吓坏了。

他的1万名观众,就在5秒之内,掉了5000名,相信那些人是惊骇地好像“看到鬼”一样地扔掉了观看中的荧幕的。

他终于将镜头转回去,但那个员工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。人数还在不断下降中,留言涌上,观众看得出,这场直播秀,好像比较像是自导自演的“害人秀”。

几天后,他终于又回到了24小时都是人类的日子,暂忘了这段疯狂的岁月。偶尔,他也会看看别人的直播秀,透过那些失控的“武器”,重新回温一下那些失控的兴奋感。

这故事告诉我们,直播看起来很直白,很真实,但它可能反而是害人最深的武器。它可以掀开整个世界,然后颠覆了世界,让事实永远被埋在镜头看不到的角落。

直播的时代,可能是最真实也最容易虚假的时代,你准备好了吗?

本站唯一域名 wydclub.com。认准无忧岛网!认准wydclub.com